首页    行业资讯    乳杆菌和片球菌可通过调节肠道菌群组成缓解小鼠非酒精性脂肪肝

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是全球范围内最常见的肝脏疾病之一,其发病机制与代谢综合征引起的肝脏代谢改变有关。近年来由于肥胖患病率的增加,NAFLD在全世界所有年龄组中已明显变得更为常见。NAFLD有从轻微到严重的多种病症。

超过5%的肝细胞被脂肪浸润的脂肪肝及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都有发展为肝硬化(Cirrhosis)和肝癌的危险。遗传因素、肠道微生物群、脂质和葡萄糖代谢以及脂肪积累等都与NAFLD的发病有关。3期肝纤维化(桥接性纤维化)或肝硬化患者因肝病死亡的风险大大增加。

由于人类肠道菌群的基础和应用知识的最新进展,目前对该病和有希望的治疗方法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变化。人类肠道菌群已被确定为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包括各种不同的细菌种类,其总质量约为1-2公斤。此外,肠道细菌种类与宿主关系密切,在细菌移位、粘膜免疫系统和维生素的产生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肠道微生物群的紊乱与包括NAFLD在内的多种肝脏疾病有因果联系,因为肠道可通过介导营养物质和相关微生物成分沿内脏-肝脏轴的转移直接与肝脏相连

在近期韩国翰林大学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评估了保加利亚乳杆菌,干酪乳杆菌,瑞士乳杆菌、戊糖片球菌KID7以及各菌株的组合在NAFLD小鼠模型中的治疗作用。

结果表明,保加利亚乳杆菌、瑞士乳杆菌、戊糖片球菌KID7以及组合一(干酪乳杆菌+瑞士乳杆菌)和二(干酪乳杆菌+瑞士乳杆菌+戊糖足球菌KID7)显著降低小鼠肝脏/体重比;

除干酪乳杆菌外、其他组小鼠的胆固醇、炎症水平、肝脂肪变性以及非酒精性脂肪肝活性均改善;

单菌干预组的小鼠炎症因子TNFα、IL-1β、IL- 6显著降低,组合菌干预组的细胞活性增加。

益生菌可改善肠道菌群组成:保加利亚乳杆菌、瑞士乳杆菌、戊糖片球菌KID7降低厚壁菌门/拟杆菌门比率。

西式饮食会改变肠道微生物组的组成改变,从而增加细菌的脂多糖水平和肠道通透性。部分肠道菌群可能会导致内毒素血症,而内毒素血症与肝Kupffer细胞活化和炎症细胞因子途径有关。

此项研究中,西式饮食组小鼠肠道内毒素水平升高的情况在菌株组中有所降低,各菌株在使用Caco2细胞进行肠道渗漏分析时均有改善。在巨噬细胞免疫组化染色中,菌株干预组CD68染色区域明显减少。西方饮食组小鼠高浓度的TNF-α,IL-1β,IL- 6被益生菌显著降低。

因为患者依从性差,缺乏疗效,需改变饮食和生活方式等原因,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治疗通常效果不佳。维生素E和奥贝胆酸在随机对照试验中显示出保护作用,但这些方法尚未得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

理论上, 通过益生菌来调节肠道微生态的治疗方法可能对NAFLD有效,而此项研究也表明保加利亚乳杆菌、瑞士乳杆菌、戊糖片球菌KID7可通过调节NAFLD患者肠道菌群组成和肠道肝轴炎症通路进而改善脂肪性肝炎。混合菌株的使用有待进一步研究。

文献:Na Young Lee, Sang Jun Yoon, Dae Hee Han, Haripriya Gupta, Gi Soo Youn, Min Jea Shin, Young Lim Ham, Min Jung Kwak, Byung Yong Kim, Jeong Seok Yu, Do Yup Lee, Tae-Sik Park, Si-Hyun Park, Byoung Kook Kim, Hyun Chae Joung, In Suk Choi, Ji Taek Hong, Dong Joon Kim, Sang Hak Han & Ki Tae Suk. Lactobacillus and Pediococcus ameliorate progression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through modulation of the gut microbiome. Gut Microbes. 2020; 22:1-18.DOI: 10.1080/19490976.2020.1712984

 

 

 

 

创建时间:2020-06-24 13:53
浏览量:0

乳杆菌和片球菌可通过调节肠道菌群组成缓解小鼠非酒精性脂肪肝